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本站公告

中国主题公园经营状况不理想 70%亏损仅10%盈利

来源: 作者: 当前位置 :主页>相关资讯>

长三角地区新一轮主题公园建设,正如这个季节的气温一样火热。

    据了解,历史名镇周庄,正准备以5000年中国文明做主题,兴建投资额为4000万美元的公园。

    西楚霸王项羽的故乡——江苏宿迁市最近提出,力争用两年把项羽故里建成集旅游、休闲和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主题公园。

    而去年动工、耗资约70亿元的中国目前最大规模主题公园——安徽芜湖华强旅游城,也期望凭借与长三角紧挨的地理位置,为该地区旅游业带来新的内涵和活力。

    外电这样报道中国的主题公园投资热:仅去年,就至少有5个主题公园在华开设,投资的新浪潮正在涌现,“13亿人的腰包开始鼓起来,他们需要一个娱乐的地方”。

    据国际休闲娱乐与主题公园协会(IAAPA)观察,未来5年,中国的主题公园和休闲娱乐产业前景光明。

    许多国际娱乐设施厂商也都表达了对中国的兴趣。全球娱乐设备提供商Intamin公司的代表说:“地方政府和投资者都认为,在中国开主题公园能挣钱。这是个有利可图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据普华永道的报告,预计中国主题公园的税收年增长为7.1%,到2010年可达18亿美元,去年为13亿美元。香港的表现会更好些,预计年增长为21.8%,到2010年达3.62亿美元,去年为1.35亿美元。

    尽管各方声音唱好中国新一代主题公园,但是另一组数据也在提醒人们,主题公园建设不能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有资料显示,主题公园进入中国20多年,全国约2500个主题公园沉淀了1500亿元投资,其中70%处于亏损状态,20%持平,只有10%左右盈利。

    这些主题公园主要分布在北京、天津以及长三角、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。

    “要那么多游乐园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常务副会长刘景旺担心:“我们要根据国内市场容量来控制投资,如果建设太多太大的游乐园,会导致投入产出不成正比,损害到企业。”

    刘景旺称,中国的游乐园和娱乐产业饱受重复投资之苦。“如果你到任何中型和大型城市,你都会发现有一个主题公园或在建。我们要那么多游乐园干什么?”

    长三角主题公园“一窝蜂”上马的惨痛历史,至今令人忐忑。

    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福禄贝尔、美国科幻乐园、西奇乐园等一批主题公园出现在长三角,包括科学科幻、机动游乐、动物观赏等等,让人们眼花缭乱,行业竞争趋于惨烈。好景不常,没有多久,这些主题公园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,纷纷走向衰败,关门歇业。

    文化产业研究专家、上海社科院研究员花建认为,简单模仿国外主题公园,又缺乏国外主题、专业管理团队等,这是长三角第一波主题公园失败的原因。

    据不完全统计,最盛时,国内类似“西游记宫”、“大观园”、“三国城”之类的人造景观多达729处,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。如建于10年前、位于南京江东门的“西游记城”,耗资2500万元,建筑面积1.4万平方米,在国内数十个类似的《西游记》人造景观中号称规模最大。其建成之初也曾热闹过一阵,可好景不长,渐渐“门庭冷落车马稀”,最终被迫关门大吉。由于缺乏科学论证和全面考虑,又缺乏内在的文化内涵,一旦游客热情退去,这些人造景观立即就会陷入“人去楼空”的困境。

    芜湖华强旅游城的梦想与未知的命运,也许是长三角众多“主题公园”的一个缩影。其巨额投资的华强旅游城能给芜湖和华强集团带来多大收益?恐还存在不小变数。

    刘景旺说,地方政府应该仔细评估市场和控制投资,以防需求不足招致巨大损失。 

    有人这样解读各地争建主题公园背后的玄机:主题公园的兴建模式大多是由当地政府出地、投资商出钱,政府的如意算盘是借主题公园刺激地方经济,公园本身经济效益不在考虑之内;而投资商则着眼于投资附带的优惠补偿(如开发房地产)牟利。

    普华永道的报告也指出,许多中国主题公园经营状况的不理想,主要是缺乏“再投资”。主题乐园要保持长盛不衰,就必须不断更新游乐项目,以满足市场的需求。有些主题乐园,开园的时候什么样,几年之后还是什么样,久而久之,游客就会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建主题公园的关键是避免重复,以免内耗

    花建表示,在建设主题公园时,要处理好眼前利益和长远效益的关系。不过他也指出,长三角第一代主题公园的失败,并不说明长三角不需要主题公园。

    去年,长三角地区人均地方生产总值接近8000美元,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。花建说,经济发展拉动了人们对娱乐休闲产品的需求。不能简单地以数量多少来评判主题公园业态是否健康,而要鼓励错位竞争,反对重复建设,尤其是一些主题类似的主题公园。他说,要分析资源有限性和市场前瞻性,政府和企业互动,作出有预见的规划和分析。

    业内人士介绍,在美国,建设主题公园实行商业利益优先的原则。比如说,一座主题公园在设计之初先要经过一番完整的商业测算,游客最佳的参与方式、逗留时间、旅游动机、旅行方式、消费额度等,然后再确定“有市场”的主题。比如,迪士尼位于洛杉矶的首座乐园,与之后在奥兰多建造的另一个迪士尼就在内容、主题上各有特色,并没有发生人们预想的冲突。

    “长三角新一代主题公园浮出水面,并被实践证明是相当成功的有前景的业态形式。”花建以杭州宋城主题公园、杭州乐园等成功案例来说明,长三角新一代主题公园与第一代主题公园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专家建言,苏浙沪三地已经把共建长三角“大旅游圈”提上了日程,这就需要三地以“长三角”为总体规划的基础,在主题公园的建设上协调发展,避免重复,以免造成内耗,相互之间争夺客源。

    不过专家同时也指出,国际主题公园的品牌效应能为国内同行树立起示范效应。有一个例子,迪士尼进入法国巴黎后,附近的PareAsterisk主题公园的游客数量不仅没有下降,反而有所上升。这说明,环球影城、迪士尼等世界级主题公园进入一个国家后,只要当地的主题公园能保持自身特色,同时学习对方的先进经验,同样能够获得生存空间。